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元 > 普选的意涵

普选的意涵

——从哈耶克的文化进化的视角看

关于某地的普选,现在成了一个热门话题,而当你若不与CCTV或环球时报的说法保持一致时,它又变成了一个犯忌的话题。

既如此,我们不妨换个话题,学学知堂老人当回文抄公,抄几段那位出生于奥地利的英国政治哲学家哈耶克的话,或许会给人一点启示。1988年,在其最后一部名著《致命的自负》的第五章中,哈耶克在谈到市场经济秩序(他称之为“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的进化与所谓“公正”无涉时,写出了下面几段话:

假如个人活动在市场中的协作,就像其他传统道德和制度一样,是一个自然、自发和自我生成秩序的过程的结果,其目的在于适应任 何哪个头脑都无法知道甚至无法设想的大量具体事实,那么显然只有一种幼稚的拟人说,才会要求这些过程是公正的,或要求它具备另一些道德态度。对一个运用理性的控制力量主宰某个过程的人,或一个倾听祈祷的上帝,提出这样的要求当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对一个实际运行中的、非人格的自发生成秩序的过程,提出这样的要求却是十分不恰当的。

  扩展秩序是产生于一个竞争的过程,决定成功与否的是这个过程,而不是某个伟大的头脑、某个委员会或某个神主的认可,也不是因为它符合某种有关个人功德的公认原则。

  如果公正是指符合对与错的先入之见、符合“公共利益”、符合过去已经获得的环境所提供的可能性,那么,进化过程向以前未知的领域的迈进不会表现出公正。

  对这种道德上具有盲目性的结果,这种与任何试错过程分不开的结果,人们抱有可以理解的厌恶,这使得他们希望造成一种相互矛盾的局面:既要消除对进化——即试错过程——的控制,又要用自己当前的愿望塑造进化。

  坚持让一切未来的变化符合公正,这无异于要求终止进化过程。进化率领我们前进,肯定会带来许多我们既不想要也没有预见的结果,更不用说那些对其道德属性所抱的成见了。

  (《致命的自负》81~83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9月第1版)

哲人的话语发人深思。我们只须把哈耶克上述几段话中的“进化”换成“普选”,把“公正”换成“符合某项原则”或“某项原则”,便会读出一番仿佛说在当下,真如醍醐灌顶之感的别样意涵。

袁 元

二○一四年九月三日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