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元 > 文章归档 > 2015年六月
2015年06月04日 13:52

病房小记(四)

一件小事,一波三折;此中滋味,有喜有悲。
       记得好像是5月28日早上,医生查房时和屋内西南角的40床病人说了不少话。我的35床位于屋内东北角,距40床最远,所以只能听到片言只语。可能是医生同他谈造影检查的事,他一再说自己身体好,似无做造影检查的必要:“我能一气上十一层楼!心脏能有多大事?”最后好像医生也烦了:“做造影,交五千;放支架,交五万。你看着办吧!”然后匆匆离去。(后来知道,下一个支架的费用约两万元,而若需下支架可能不只下一个,故医院规定下支架预交款五万元。)
       40床的病人约莫五十多岁,可能家住郑......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4日 13:50

病房小记(三)

5月28日上午医生查房时明确告诉我,明天做造影。(病房手术日为每周一、三、五,明天是周五。)病房内另外四个人也在同一天做。下午护士带我们在护士站旁边的示教室看了介绍造影手术以及放支架的视频,晚上七点排出了明天的手术顺序,邻床来自周口西华的老赵是本屋第一位,排在第四台手术,我排在第八台,护士说可能要等到下午了。
       次日中午十一点半,邻床老赵被手术车推走了。我和老伴下楼吃了碗面条赶快上来,刚想躺下睡会儿,手术车到了,叫我的名字,时为下午一点。
       我......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4日 13:47

病房小记(二)

还接着上次的卫生间说。同室病友中有位“率性”者,在这种不大注意集体生活规则的环境里行为尤显突出:大嗓门旁若无人,深夜打电话也从不稍有收敛,其如厕方式更是别无仅有——其他咚门进入者总还记得把门旋上,以免发生尴尬,特别是夜间,而这位老兄则不论白天黑夜,不论进门出门,都只是同一个动作,即把门咚地一甩,从不觉得有把门旋上的必要。我想,他可能把那咚门声视为向众人的一种宣示:大爷我来了,你们就别进了!而且几天来我从未听到他放水冲过一次便池,他倒真是“宾至如归”,行动像在家一样随意,还真把公共卫生间当成他家院内茅房了!我猜他在本地大概也是个人物,来入院时七八个人随侍(病情也不......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4日 13:42

病房小记(一)

5月21日因突发胸疼来到省人民医院看急诊,排除心肌梗死后,两天后又做过平板测试,阴性。还未来得及高兴一天,继发明显胸闷且有心脏抓紧感,几番折腾后,还是听从心血管内科门诊李牧蔚主任医师的忠告,于26日住进了心内一病区的一个六人间病房。
       同室病友几天来不断新旧替换,不同的人进进出出,但几乎都来自本省外地农村。许多人没有集体生活的经历和习惯,不知道考虑和照顾别人的感受,仍像农家院中那样自在无羁——陪床者探望者五六人或七八人在午休或夜十点之后围坐聊天,视其他病人为无物;不论白天黑夜,调至最大音量的手机铃曲或呼叫数码声不时骤然响起,接听者旁若无人大呼小叫......

阅读全文>>